雾慧

请放心我绝对什么也不会。

又醒了。昨天是一点半,今天是两点半了。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女朋友(其实我认为就是女体的我)说爱我,我却怀疑它是虚假的幻想,时刻策划着谋杀它来获得安定,在最后一刻我掐着它脖子泪流满面的走出了精神恶疾,这是它为治疗我而下的一盘大棋。我的旧身份社会性死亡了,大家称我是“勇敢的帮助女人打败邪恶了的英雄”(实际上这个女人是我妈妈,它和作为检察官的我爸以及舅舅还有我女朋友联合制造了这个阴谋)。我开始为世界工作。作为一个美国人非常愉快的食用着finger food而看着阿富汗部门的同事们带来一罐罐香肠酱。世界各个地区的不和平仍需要我们这个正规机构维护。最新的麻烦是,某游戏创始人是个女权主义的英国女人,它将游戏中拍照服务提高了四元,但每局13分以上的玩家不受影响,女玩家不受影响。这款游戏似乎有点风靡,办公室里很多人都在为这个消息头痛。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