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慧

请放心我绝对什么也不会。

与活人进行交流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在无法保证它人具有主观的同时,甚至无法保证接收到的信息是否确实为它人所想,或者对方狡黠的隐瞒而不欺骗——以此逃脱天性使然的愧疚感,“是你自己没问的话就没问题”,这样想着。倘若你坦诚肺腑高谈阔论,那么人们会开始质疑你的身份,“你没有资格说这些话”——这个表述显而易见是错误的。说话的权力也许确实由于公共影响力而要受到一点约束,但内容本身绝无任何责任与限制,即使说出这些话这个行为是不对的,那么,在我不在乎行为是否错误,即自己非常清楚即使是错误会受到惩罚也偏要说出来的情况下,就应该老老实实把我的话的内容的对错分析完再谈自己意识到的某个问题,否则便不配与我说话。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