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慧

请放心我绝对什么也不会。

不好说些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就这样擅自发现了你,还在不好的片段下留下痕迹。也许会弄巧成拙,请允许我解释没有恶意,如果让你不舒服的话我很抱歉....

爱人的我在爱你,希望你能开心。

对突然被说的爱感到是虚伪的完全可以理解,至少,我确信自己在祝福你。如果你需要的话,如果你可以告诉我的话,我愿意为你做些什么。也许让你用清晰的说法会有些为难,但对不起,我是个大半只能理解字面意思的傻瓜....

希望你能开心。

真的很对不起,我很莽撞失礼,还小心翼翼又自以为是的在这里留下这篇东西....

如果有任何东西能让你好过哪怕只有一丁点的话就好了,指甲盖大小就足够。

“第三版应当在七十二岁之前。”

七十二岁死了。

那些平庸的诗人却费力为其思想找出韵脚;而拙劣的诗作者则为韵脚而寻找合适的思想。

偶然在生活中是没有位置的,和谐和秩序把持着对生活的统治。

它仍然一如既往。也只有自为的意欲本身能够坚持不变,它是惟独不可改变和无法消灭的;它不会变衰老,它是形而上,而非形而下的东西;它不隶属于现象,而只属于呈现出自身的自在之物。

这巨大无垠的外在世界就只因认知之物的意识而存在;这一外在世界因此是与个体的存在——这一世界的支撑物——绝对地联系在一起。在这一意义上而言,这一世界的存在就可以被视为永远只是个体意识里面的布景,是打印在个体意识里面的内容。

生命,正如我们所知道的,就是一个燃烧的过程,在这燃烧过程中所产生的光就是智力。